[UL][R18G]【威廉】Dead Tree

2013/10/30 08:55 [Wed]
  威廉持劍獨立著,白銀的鋒刃為鮮血所掩蓋,血液沿著劍身蓄積在劍尖處,血珠卻像是能反抗地心引力似地遲遲不肯滴落。
  耳畔不斷有濕濡的水聲騷擾著他,視線所及處全都籠罩在紫色的濃霧之中,依常理來說,這種詭異色彩的霧多半是被有毒物質給汙染的,然而威廉沒有聞到理應要有的異味,看來不是一般的霧氣,不過他並不感到恐懼,若有什麼東西能夠殺死一個死人,他倒挺想試試看的,現下的情況只讓他覺得很麻煩而已。
  他在濃霧中漫步,腳下窒礙的程度宛如深陷泥淖之中,邁步行走的過程發出更多黏膩噁心的聲音。威廉沒有去關注腳邊的情況,只是一心往前移動著,儘管不知道前頭有著什麼他所追尋的事物,或許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有在追尋什麼,心中一股莫名的情感卻驅使他繼續向前。
READ MORE »

[UL]【阿貝爾】The Meaning of Life

2013/10/03 05:18 [Thu]
   他看著刀尖落下,看著鮮血濺出。父親狂熱失序的笑聲聽來無比遙遠,卻確實地刺痛他的耳膜,整個腦袋被嗡嗡聲震得發疼,強烈的日光把世界照成無邊無盡的白,事物全都失去了邊界、攪和成了一團,然而在這荒唐的白色空間裡,他看見了。
   看見弟弟凝視著他、平靜地,彷彿在說「終於結束了啊」,然後閉上眼離去
   或許,讓他無法釋懷的,並不是弟弟死亡的這個事實,而是他「放棄活著」的想法。在家族傾頹的過程中,他選擇當第一根倒下的柱子,任由未來破滅成灰飛的塵土,徒留他獨佇在殘骸堆間。
   鮮血漫過他的鞋底,滲入皮製的鞋子裡,潮濕的觸感像是踩進雨後的濕土地裡。
   突然,倒臥在血泊中的少年站了起來,金色的頭髮被血染成髒髒的褐色,他抹抹身上的血,朝還未脫下皮鎧的兄長露出一個空洞的笑容。

  「 是 你 剝 奪 我 生 存 的 希 望 的 。」
READ MORE »

[UL]【傑多】To The End(傑多R5賀文)

2013/08/17 05:08 [Sat]
   敞開大門,本來以為至少會有一兩個人等在門口的,但迎接傑多只有撲面而來的冷空氣,讓只穿著單薄上衣的少年不禁打了個寒顫,他獨自一人站在空蕩蕩的大廳中央,心中如石造的地板一般冰冷。
   說什麼需要我,結果還不是一個人都沒有。
   白色的絢麗的光的奔流。傑多閉上眼,剛才那耀眼的光景在眼底湧現,然後消退,他重重地嘆口氣。
   飢餓感催使傑多走進餐廳,但就如他所想的,裡面什麼都沒有。他看著空無一物的餐廳,試著想像「擺滿食物」的餐廳,卻什麼也沒發生,擦得發亮的餐具安穩地躺在櫥櫃裡像是在嘲笑他。傑多發洩情緒似地踢翻餐桌,憤憤地朝房間走去,沒東西吃也總該有床睡吧,傑多不滿地想。
   房間裡除了一個木質的床架和書桌外,理所當然似地什麼也沒有,傑多在床架前沉默許久,這次他放棄去想像有著鬆軟床墊的畫面了,無奈地躺到床架上,用唯一勉強能保暖的破爛斗篷裹住身子,但還是冷得發抖。
   他想起遙遠的冬夜,飢餓、恐懼,卻仍抱有一絲求生的慾望。
   他想起不得不死的「母親」,想起所有發生在他身上的悲劇。

   廚房裡應該至少有刀子吧……。
READ MORE »

[UL]【傑多】Born to die

2013/08/12 04:53 [Mon]
  「這樣啊。」
  傑多望著坐在他身旁的頹喪男人,語氣淡然,冷漠到近乎無情的眼神只停留在男人身上很短的時間,隨即投往遙遠的地方。
  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眼前突然出現在這個世界、又自稱是他父親的男人,男人──帕蘭達因擅自地闖入傑多獨自擁有的、不該被打擾的世界,又擅自坦白關於他的一切。
READ MORE »

[UL]【阿貝爾】牧月十三

2013/06/01 04:49 [Sat]
   初入暑的風還帶有一絲寒意,掠過半開的窗、擺弄和晴空同色的窗簾,然後捲起散在床上的金色髮梢,髮絲拂過鼻尖,惹來一陣搔癢感,然而熟睡的少年似乎還不打算離開夢之國度,他翻過身,背對風吹來的方向不讓它繼續騷擾自己。
   彷彿全世界都要妨礙阿貝爾睡覺似地,樓下傳來一個巨大的聲響,接著是無數金屬碰撞的聲音,阿貝爾不耐地又翻了個身,等待四周歸於平靜,在他終於能再次沉入夢鄉時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咚咚咚地踩在地板上,接著房門被打開,闖進來的少年一蹦一跳地跑近阿貝爾身邊,跳上床整個人坐在他的身上。
READ MORE »

 | HOME |  »

自我介紹

Mosty

Author:Mosty
Shhhhhh......

最新引用

搜尋欄

加為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