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UL][R18G]【威廉】Dead Tree

2013/10/30 08:55 [Wed]
  威廉持劍獨立著,白銀的鋒刃為鮮血所掩蓋,血液沿著劍身蓄積在劍尖處,血珠卻像是能反抗地心引力似地遲遲不肯滴落。
  耳畔不斷有濕濡的水聲騷擾著他,視線所及處全都籠罩在紫色的濃霧之中,依常理來說,這種詭異色彩的霧多半是被有毒物質給汙染的,然而威廉沒有聞到理應要有的異味,看來不是一般的霧氣,不過他並不感到恐懼,若有什麼東西能夠殺死一個死人,他倒挺想試試看的,現下的情況只讓他覺得很麻煩而已。
  他在濃霧中漫步,腳下窒礙的程度宛如深陷泥淖之中,邁步行走的過程發出更多黏膩噁心的聲音。威廉沒有去關注腳邊的情況,只是一心往前移動著,儘管不知道前頭有著什麼他所追尋的事物,或許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有在追尋什麼,心中一股莫名的情感卻驅使他繼續向前。
READ MORE »

[UL]【王子威廉】Liver

2013/10/27 04:57 [Sun]
  Liver.
  擁有也稱不上是活著。
READ MORE »

[UL]【王子威廉】Mistakes

2013/10/22 02:39 [Tue]
  威廉試圖稍微移動身子,讓重心不要壓在堅硬鐵桌與身體間彎折的手臂上,但怎麼移動都是徒勞無功,綁縛在身後的雙手不管如何調整都得承擔上半身所有的重量,他甚至可以聽到關節抗議似地發出難聽的聲響。深色的軍服整齊地被折好放在窗邊的櫃子上,幾乎要和夜色融成一團,訓練結實的上半身袒露在昏暗的燈光之中,皮膚上攀爬的無數疤痕在這亮度下不再顯眼,胸前與腹部緊緻的肌肉線條倒顯得更加清楚。
  他嘆口氣。思忖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的局面。
READ MORE »

[UL]【貝傑】我好想你

2013/10/05 05:55 [Sat]
   *請搭配蘇打綠《我好想你》服用。

   或許是少年獨自站在牆邊的神情太過孤獨,彷彿無人攙扶就會傾倒破碎,粉紫色的短髮是那麼地顯眼,映襯在他沾滿髒污的皮膚上更顯得滑稽。他忍不住藏匿起那抹色彩,將他帶回旅館,像是花辦似地把他灑進盈滿熱水的澡盆裡。
READ MORE »

[UL]【阿貝爾】The Meaning of Life

2013/10/03 05:18 [Thu]
   他看著刀尖落下,看著鮮血濺出。父親狂熱失序的笑聲聽來無比遙遠,卻確實地刺痛他的耳膜,整個腦袋被嗡嗡聲震得發疼,強烈的日光把世界照成無邊無盡的白,事物全都失去了邊界、攪和成了一團,然而在這荒唐的白色空間裡,他看見了。
   看見弟弟凝視著他、平靜地,彷彿在說「終於結束了啊」,然後閉上眼離去
   或許,讓他無法釋懷的,並不是弟弟死亡的這個事實,而是他「放棄活著」的想法。在家族傾頹的過程中,他選擇當第一根倒下的柱子,任由未來破滅成灰飛的塵土,徒留他獨佇在殘骸堆間。
   鮮血漫過他的鞋底,滲入皮製的鞋子裡,潮濕的觸感像是踩進雨後的濕土地裡。
   突然,倒臥在血泊中的少年站了起來,金色的頭髮被血染成髒髒的褐色,他抹抹身上的血,朝還未脫下皮鎧的兄長露出一個空洞的笑容。

  「 是 你 剝 奪 我 生 存 的 希 望 的 。」
READ MORE »

 | HOME | 

自我介紹

Mosty

Author:Mosty
Shhhhhh......

最新引用

搜尋欄

加為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