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DNF][R18]【彄蚩】幸好你在

2013/12/23 10:39 [Mon]
  彄碼是被一陣低聲的喘息給吵醒的,他看向另一張床上的……旅伴,表情痛苦地翻轉身體,藉著月光他可以看見蚩惑的臉上身上全都沁出一層薄薄的汗水,右手緊緊抓著扭曲變形的血紅左臂,上頭的刻印發著淡淡的光,在夜色中顯得格外醒目。
  又在睡夢間被鬼神給纏上了。其實在這之前,彄碼就看過好多次蚩惑這個樣子,有次提及這件事時,蚩惑張著嘴似乎想要抱怨鬼神的詛咒,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,妥協地說著:「我已經習慣了。」
READ MORE »

[DNF]黑衣人高峰會──蚩惑篇

2013/12/18 22:27 [Wed]
  夜晚的酒館一如既往地聚滿了人,鄉下小鎮沒什麼娛樂,也因為如此,鎮上的男人們晚上都會聚集在酒館裡閒聊最近的八卦。偶爾有路過的旅人時,鎮民們都會央著他分享旅途的見聞,每分享一個故事,鎮民就替他再斟上一杯酒,要他再多分享一個故事。

  「……曾是帝國將領的他,卻遭小人陷害、冠上叛賊之名,被挑斷手筋後流放邊陲之地。過了許久,他的摯友前來,卻不是要替他療傷,反而殘忍地取走他的性命。」
  「『這個世界糟透了,不是嗎?讓我們一起親手毀掉它吧。』,他拒絕了友人黑暗的邀請,選擇以鬼神的姿態留在世間……。」
  旅人以粗啞的聲音訴說極其古老的故事,聆聽故事的鎮民們倒不太捧場,其中一個人大聲嚷嚷地說「笨哪,是我就一起毀滅世界啦,多痛快啊!」,引起一片訕笑。
READ MORE »

[UL]【梅店】Once again

2013/12/17 19:31 [Tue]
  房間被剛搬進來的箱子堆得雜亂,把房間裡的東西整理裝箱前,梅倫一直覺得他的東西並不算多,但即使已經把不太需要的東西捐贈或丟棄,數量依舊可觀。為了搬家,他特意請了兩天假,避免日夜顛倒的工作時間讓他沒體力搬運行李。
  就算現在所有東西都搬進新的住處,他依然沒有轉換環境的實感,說真的,梅倫到現在都還在懷疑當初為什麼會答應那傢伙要搬過來,對方提出要求的用意也匪夷所思,雖然可能就如他所說,只是想要幫助重要的朋友,但梅倫寧可相信他只是想要一個可以幫他製作甜點的人。

  躺到床上,床墊陌生的質感讓他很不習慣。
  那傢伙也是,讓他非常、非常地不習慣。
READ MORE »

[DNF][R18]【彄蚩】告白的下一步就是做愛

2013/12/16 08:39 [Mon]
  先說好這是平行世界,
  原本設定的蚩惑應該一輩子都不會跟彄碼告白ry
READ MORE »

[信鴿]【戴恩諾連】肉醬千層麵

2013/12/14 01:56 [Sat]
  極短文一篇。
READ MORE »

[密室]主線2. 向左?向右?

2013/12/13 12:32 [Fri]
2-1 選擇

  脫離前面會壓人的牆壁和會坍方的地板,已經覺得有些疲憊了,一開始對這些機關還算興奮,但意識到一不小心,真的會死人時,伊便開始後悔了。
  事到如今,已經沒有回頭的選項,伊想著,自己現在應該要窩在沙發裡看他最喜歡的節目的,或者坐在教室上他最討厭的數學課?他已經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了,鼻子上乾掉的血跡癢癢的,也沒有水能洗乾淨,呼吸時總會聞到淡淡的血味。
  好想回家,和組員及另外一組的成員都搭不上話,事實上他們也不太交談,大多數時間大家都低頭想著自己的事,但也不意外就是……參與一個這樣莫名其妙的實驗,遇上的也幾乎都是平常不會有機會碰見的人,雖然處在同一個空間,但彷彿都看不到彼此似地,極度疏離。
  ……妹妹現在在幹嘛呢?爸媽知道實驗的事了嗎?他們應該不會報警吧?
  邊想著這些事情,手腕上的金屬環又亮起光,O?X?

  伊抬起頭,看見眼前岔路分別標示了紅色十字與綠色骷髏,但不知道O和X分別代表哪個標示?通常來說,應該是十字對應O、骷髏對應X吧?但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麼簡單,從前面手電筒的事情,就隱約感覺到事情可能不是表面上的那樣,該不會十字其實是對應X……?感覺也不是沒有那種可能性。
  他看向組員,想知道他們都做了什麼選擇,但大家都扳著一張臉,似乎沒有討論的打算,且每個人都小心翼翼不讓別人看見自己的選擇,這氣氛讓伊覺得很壓抑,他深呼吸了好幾次,然後按下按鈕──
READ MORE »

[信鴿][R18]【戴恩諾連】Beginning

2013/12/11 01:47 [Wed]
  結束一天辛勞的工作,踏出事務所時,接近地平面的天空已染上一層淡淡的橘紅,替雲鑲上一圈金黃色的輪廓,諾連撐起一直帶在身邊的黑傘,壓底傘面、讓整個人都躲藏在傘的陰影之下,視線所及只剩地面,以避免陽光灼傷他的眼睛。
  他走在路上的樣子總像在躲避什麼,看到前方有人或是障礙物時,會在距離三公尺外的地方就先閃到一旁,彷彿避免和任何事物牽扯上關係,即使是看到熟悉的鞋子也不會抬頭確認對方的面容,雖告訴自己應該多融入人類社會裡,但目前而言他還是做不到,應徵信差的工作已是極限,在工作外的時間與人打招呼,不知怎麼總覺得十分彆扭。
  或許,某部分來說,他總覺得自己在欺瞞世人吧。雖擁有人類的軀殼、卻不是身為人類的存在,諾連總為此困擾著,他明白隱居世外或許才是正確的選擇,卻無法將身為人類的那一部分完全拋棄。也因此他無法將人類當作「食糧」,寧可以其他生物虛弱的鮮血餵養他的生命。

  正當諾連陷入自己的思緒時,一個人擋在他的面前,不管他左閃右躲,那雙鞋子始終跟著他的動作移動到他面前。
  諾連把傘往上抬了一點,陽光雖然微弱,但刺進眼裡還是引發一陣搔癢感。他的同事正叉著手朝他微笑。
  「早安……戴恩,你要去上班嗎?」雖然不是同時段工作的同事,但自北極新訓幾日的交流後,對方還算是勉強稱得上是「友人」的人。
  「沒,今天放假。」
  「咦……那你怎麼會來這?」
  「早上心血來潮做了一點東西,你要過來吃嗎?」
  對於同事的邀請,其實諾連是想拒絕的,即使全身安全地包在衣物底下,他還是不想在陽光下行走,更無法和戴恩解釋太陽升起後昏昏欲睡的生理反應。但戴恩都親自跑來事務所附近來邀約了,也無法拒絕他的好意,早知道會有這種事就該先交換手機號碼,電話或簡訊好拒絕多了。

  「好……那就打擾了。」
READ MORE »

[密室]主線0. 前往密室

2013/12/10 08:10 [Tue]
  結束一天惱人的課程,和朋友遛達了好一陣子,直到晚餐伊才餓著肚子回家,家人們早在香噴噴的晚餐前等著他入坐,伊扔下書包,趕緊坐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  「伊,洗過手了嗎?」拿起餐具前,母親照例地詢問。
  「洗過了!」其實根本沒有,伊在心裡竊笑,粗魯地扒起飯。
  「哥哥吃飯的樣子真的很粗魯耶,飯粒都掉在桌上了啦。」
  「吃飯豪邁才像個男人啦,女生懂什麼?」一邊把飯菜塞進嘴裡,一邊含糊地回應妹妹,他開心地看到妹妹不滿地鼓起臉頰。
  「爸爸我可不會那樣,伊,男生就是要表現得像個紳士,而不是野蠻人。」父親嚴肅地回應,鏡片的反射讓伊有點看不清父親的表情,但不是很高興的樣子。
  「是啊,伊,而且你吃這麼快,小心噎著了。」母親叮嚀著,語氣像是要平緩氣氛。
READ MORE »

[信鴿]【戴恩諾連】Schrödinger's Cat

2013/12/07 01:46 [Sat]
  時間已近黃昏,戴恩也快下班了吧?躺在戴恩床上的諾連翻過身,仰望著天花板,從窗簾縫隙射進的陽光逐漸變淡,從他離開後,諾連一直沒有離開床,也難得地整個白天都醒著、無法入睡,他盯著床頭櫃上那條粗糙扎人的麻繩,一度想要拾起又放棄,終於他坐起身,把扔在角落的大衣穿上,趁太陽剛下山、已不會傷害到他的時間逃離了戴恩的房間。
  他走在建築的陰影下,結束一天疲憊工作的人們陸續出現在街上,諾連拉高領子,把下巴埋進領子裡,雖然這麼做毫無意義,而且戴恩也不可能在這時間出現,但還是下意識地想要隱藏自己。
  不知在街上漫無目的地晃蕩多久,商店早就打烊了,櫥窗的燈仍然亮著,卻更顯孤寂。遠處傳來情侶吵架的聲音,想必是結束一天的出遊,本應甜蜜地道別,卻不小心失言鬧翻吧,女人的尖叫聲在沉靜的夜裡聽來格外刺耳。
  諾連潛進一間劇院,坐在空無一人的演廳裡,地板上還有幾顆打掃工沒掃乾淨的玉米花,是哪個看戲的人情緒過於激動,不小心打翻的吧,他用鞋子將那些玉米花都碾碎,清脆的聲音迴盪在寬廣的劇院裡。
  舉起手,看著手腕處原本應該有綑綁傷痕的位置,已經好得差不多了,若非自知那裡曾受過傷,不然根本看不出來,那是早上「玩樂」留下的痕跡。
READ MORE »

[DNF][R18]兄弟丼

2013/12/01 21:58 [Sun]
  彄碼解開裝著無色小晶塊的束袋,前陣子才剛裝滿沒多久的透明晶塊又少去大半,不知道那小鬼又拿去做什麼了……應該不是拿去換錢,他如果需要錢的話會直接開口要,而不是把晶塊拿去賣,一定又是跑去製造那些奇奇怪怪的機器人了。彄碼看著堆在牆邊、已經快要形成小山的零件,思考這堆東西到底用掉了多少晶塊。
  雖然已經對他叨念了無數遍「不要這麼浪費啊你當這些小晶塊很容易取得嗎」,但那小鬼還是任性地大量消耗掉那些晶塊,而彄碼總會認命地把束袋裡的晶塊補滿。──是不是有點寵過頭了啊?
  彄碼躺到床上,小鬼不知跑哪玩了,雖然一起旅行但其實他們都沒有限制對方的行動,只是通常的情況都是彄碼跑去酒館喝酒,丟小鬼一個人在旅館裡做他的機器人。
READ MORE »

 | HOME | 

自我介紹

Mosty

Author:Mosty
Shhhhhh......

最新引用

搜尋欄

加為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