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P5]【主明】偶遇

2017/05/21 20:35 [Sun]
  與友人同個題目下的不同發展,聽說題目應該要是「11月的新宿」的才對,但我不知為何最後理解成了「偶遇」,希望友人看在我被電腦蹂躪了一整天,還很委屈地用手機打字的份上可以原諒我(說起來題目還是我訂的(欠打
  復健用的小短文,單純試寫心裡他們兩人是個怎樣的相處模式,仗著復健用三個字很隨興寫了很沒營養的內容,CP要素還非常非常非常淡,萬一友人寫了很有深度的內容我就要跳海了。
  P.S. 為了克制我不要情不自禁地把主人公打成波特,這邊就借用了官漫的來栖曉名字,總有種說不出來的彆扭感,可能是平常波特叫太習慣了XD
  ※

  「真巧,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你。」

  突來的招呼打斷了來栖曉的閱讀,將他的思緒從書中拉回現實。他從文字間抬起頭,迎上一個職業性的笑容,嘴角上揚的角度雖然散發著善意,但也僅止於此,和看著他的平淡眼神一樣,不帶有其他的情緒。
  「真巧啊,你剛進來?」來栖曉闔起手上的書,把它收在腿側。其實早在進門時,來栖曉就發現了正一本本翻閱著雜誌的明智吾郎,臉上認真的表情不像是為了打發時間的消遣,反而像在鑽研什麼專業的書籍似的,積極地從細密的文字裡汲取印刷出來的知識。看著他時而托頰時而皺眉的專注模樣,來栖曉決定不要去打擾對方,徑直地穿過雜誌區的人群,走向乏人問津的學術書籍區。
  「正好相反,準備要離開了呢。離開前逛逛剛好看見你,摩爾加納今天沒跟你一起行動?」明智吾郎看向平時總藏著貓的深色背包,現在罕見地沒有藏著任何東西。
  「他和雙葉在一起,說是要調查關於印象空間的事情。」
  「原來如此。」明智吾郎若有所思地點點頭,接著望向來栖曉手裡的書,「心理學啊……也是印象空間的調查?還是為了攻略殿堂……」

  這算是職業病嗎?來栖曉暗想。從剛才起,明智吾郎便不停地試圖從他身上挖掘情報,不只是具引導性與試探性的對話,還是已經橫掃過他全身三遍的視線,再再都彰顯出他的意圖。
  「個人興趣而已。我以為你也會常看類似的書,意外地不是啊。」或許是一時的興起,來栖曉刻意透露更多情報,想看看對方會有什麼反應。
  「意外地?」不出所料,明智吾郎很快地捕捉到了話語中的矛盾之處,他再次勾起微笑、瞇起的眼卻帶有一絲不信任,還有更難以察覺的不悅,「……這麼說,你剛才就發現我了。難得在外面碰到就過來打個招呼,反而打擾到你了嗎,還真是抱歉啊。」
  「也不是,只是覺得你似乎比較習慣一個人行動。是我太失禮了。」來栖曉說著稱不上解釋的解釋。明智吾郎能發現破綻是他想像之中的事,但他沒預料到對方會因此生氣,看來他是非常討厭謊言的類型,明明自己也神祕兮兮地隱瞞了一堆事情,更別說他接近怪盜團的理由了。所謂的同類相斥?
  明智吾郎輕哼一聲,似乎接受了這個解釋,但沒打算放過來栖曉,「是沒錯,不過偶爾和夥伴瞎晃也不錯,高中生不都是這樣的嘛。算算時間也差不多,這麼難得的機會,乾脆帶我去你常去的餐廳吃午餐吧。」
  這下真的是預期之外的展開了。但因為自己不對在先,加上是能多瞭解對方的機會,更加沒有拒絕邀約的理由。來栖曉認命地把看到一半的書插回書架上,跟著明智吾郎一起離開了書店。

  ※

  猶豫一陣後,來栖曉選擇了附近的家庭餐廳。雖然單論用餐頻率而言,他更常在旁邊的速食漢堡店打發掉一餐,但考慮到明智吾郎姑且算是個知名人士,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騷動,家庭餐廳是更適合的選擇。
  假日中午的人潮滿滿,幾乎沒有幾個空位,他們挑了一個勉強算是角落的位置坐下。雖然環境略顯吵雜,但會來家庭餐廳用餐的多半是攜家帶眷的客人,都沉浸在家庭聚餐的氣氛當中,鮮少注意周遭的狀況,反而讓人可以自在地談論事情。

  「雨天會更少人嗎?是個適合一個人消磨時光的環境呢。多虧你,知道了個好地方。」吃完了特製的肉餅,餐廳裡的人潮也少了許多,一轉原本些許惱人的嘈雜氛圍、變得安靜且溫馨。明智吾郎似乎非常滿意這個地方,他掏出隨身收在口袋裡的小冊子,用秀麗的字跡記錄下餐廳的資訊,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面露遺憾地說:「可惜咖啡沒有盧布朗的好喝。」
  「老闆要是知道你把他們拿來一起比較,你絕對會被列為拒絕往來的客人。」來栖曉吐槽,「再說,頻繁進出盧布朗對你來說不太妥當吧,就別嫌棄這裡的咖啡了。」
  「嗯,今天第二次被拒絕了。我有這麼不受歡迎?」
  「如你之前說的,怪盜團的特徵十分明顯,再加上怪盜團成員可能是秀盡學生的傳言,早已鬧得沸沸揚揚。若是有點推理能力的人,其實不難鎖定可能的對象。」來栖曉這次倒是認真地解釋起來,「一心追查怪盜團的名偵探,卻經常和可疑對象打交道,怎麼想都很奇怪。」
  「不過還是盧布朗的氣氛讓人平靜……」明智吾郎低喃,撐著臉翻看冊子上過去的筆記,陷入了思緒當中。這個動作似乎是他思考事情的慣性動作,不知道他自己有沒有發現?來栖曉打趣地想,除此之外,他還發現明智吾郎會習慣性地把空閒的手抱在胸前,從行為心理學的角度來看,這代表他充滿了戒心、對外界總處於防備狀態。

  「你在想什麼?」
  被詢問後,來栖曉才發現剛才無意識地盯了對方許久,像是調換立場、變成他在挖掘情報一樣。不過眼前坐著一個彷彿由謎團組成的人物,會不自覺地想要深入瞭解也是莫可奈何的,也許對方稍早的舉動也是出自一樣的心情?只是他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吸引人探究的特質。
  「在想原來偵探也需要接受射擊訓練啊。」來栖曉隨口問。其實他並不特別期待能得到答案,只是想找個問題搪塞過去罷了。當然,如果明智吾郎願意解釋手上的槍繭,絕對會是個不錯的收穫。
  「很奇怪嗎,你手上不也有?對了,稍早關於書籍的問題。」明智吾郎微笑著拋出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,然後將話題轉開,「我想你對偵探這個職業有些誤解,雖然犯罪心理學對於揣測犯罪者意圖多少有些幫助,但大多是事後分析之用。比起書本上的學說,更重要的是實際的情報,手中擁有的情報才是導向真相的關鍵,調查現場、甚至接近可疑對象獲取一手情報,才是偵探最重要的工作。」
  「就這點來說,你還真是個稱職的偵探。」
  「哈哈,我怎麼反而有種被諷刺的感覺?」

  語畢,兩人之間又陷入沉默。他們本來就不是因為目標相同而結成的夥伴關係,只是單純利益一致,才踏進同艘船裡面,彼此都有不可明言的隱情,就算是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,也沒有太多話題可以聊,說起來,光是兩人面對面用餐,都已經是足夠詭異的事情了。明智吾郎緊握著左手,把剛才被點出的握槍痕跡藏在掌心,卻無法把它的存在真正地掩蓋掉。
  突然,他鬆開了手,把擺在桌上的小冊子收回口袋,然後用一種不甚優雅的姿勢半靠在椅子上,輕輕地嘆口氣,「有時候會覺得,在你面前偽裝好像都是不必要的。」
  「聽起來怎麼像在告白。」來栖曉調侃道。心底卻有一絲期待,期待對方會轉念把自己當成夥伴看待。
  聞言,明智吾郎大聲地笑了出來,和剛見面的職業性笑容不同,那是發自內心感到愉快的笑容。
  「你果然是很有趣的人。不過,我們的立場畢竟不一樣,事情結束後就是互不相干的兩個人了,保持點距離對我們都好。」明智吾郎把脫在一旁的手套戴上,拿起了帳單和不離身的手提箱,「這頓算我的。下次見。」

  只是這種程度的話,還不足以造成改變啊。來栖曉有些落寞地想。
  我可是很期待和你成為搭檔的。


« [P5]【主明】六月的澀谷車站  | HOME |  [刀劍][R18]【鶴鶯】Ring Around the Rosie 1 »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 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http://mostyliu.blog.fc2.com/tb.php/67-5d71dc48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 | HOME | 

自我介紹

Mosty

Author:Mosty
Shhhhhh......

最新引用

搜尋欄

加為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