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P5]【主明】六月的澀谷車站

2017/05/28 17:05 [Sun]
  交換題目第二彈,本週題目是「六月的澀谷車站」,這次不會再錯了XD
  依然是清清如水的CP味,主人公和明智大概是只差臨門一腳的曖昧關係,還有我割捨不掉的宮心計(X)
  ※

  嗶嗶。
  您有一封新訊息。

  手機的震動聲擾亂了早晨的寧靜,床上的人翻個身、順手把床邊的手機拿進手裡,邊揉著睡意朦朧的眼邊打開手機,螢幕上顯示著一封來自陌生人的訊息,僅有短短幾個字,「來玩個遊戲吧」。
  嗶嗶。還沒反應過來,螢幕上又跳出第二封訊息,這次稍微長了一點,「請在三條線索內找出我。線索一:好久不見的人」。信件的內容像四處散播的勒索病毒,挾持來栖曉未完全清醒的腦袋。
  高中畢業後,在東京的友人們──也就是曾經的心之怪盜團成員們,各自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、去了其他的地方,反而是一度回故鄉的來栖曉又來到令他懷念的東京。雖然那一年接連發生的事情最後都順利落幕,但關於認知世界與認知訶學的諸多疑問依舊盤據在他心頭,遲遲揮散不去,於是來栖曉住回盧布朗的閣樓,白天在店裡幫忙佐倉惣治郎當作房租的抵扣,晚上則和佐倉雙葉一起鑽研她母親從前的研究。
  因此,除了佐倉雙葉和留在東京攻讀大學的新島真,以及偶爾能見面的奧村春以外,來栖曉幾乎沒有機會和其他怪盜團成員碰面,不論哪個都是許久不見的友人,這條線索涵蓋的可能對象範圍實在太廣,無法確切地鎖定某個人,何況也有單純為病毒訊息的可能性存在,或者那只是佐倉雙葉一時無聊的惡作劇。非常有她的風格。
  來栖曉決定無視這封怪異的訊息,反正如訊息所述,應該會有其他兩個線索,不需急著馬上得到答案。他悠哉地換掉睡衣,下樓梳洗後,坐到吧檯前,吃起佐倉惣治郎準備好的早餐,千篇一律的特製咖哩飯。

  嗶嗶。手機又響起來。
  第三封信件又比前兩封更長,開頭就是一句「喂,你該不會無視了前面的訊息吧?」,接著又是一些抱怨,「還是你吃完咖哩飯才打算認真玩遊戲?」,最後才是訊息的重點,「線索二:約會的好地方」。
  這下來栖曉可以確認兩件事情:第一,傳訊息來的一定是怪盜團的成員之一,因為除了他們以外,來栖曉沒有要好到知道他平常總吃咖哩飯當早餐的朋友。第二,傳訊息的人絕對不會是在關西讀大學的坂本龍司,因為以他的急性子,不會有耐心玩這種遊戲,早該衝進盧布朗找人了。不過,剩下的人也不像會玩這種遊戲的人,果然是佐倉雙葉的惡作劇嗎……?

  「惣治郎,咖哩飯、咖哩飯──」頭號嫌疑犯此時卻走進店裡,一臉不知情地坐到來栖曉旁邊。
  「唉,睡到這麼晚,一起床就只知道找吃的。」佐倉惣治郎嘴巴上雖然抱怨,端上來的卻是特別用心準備的咖哩蛋包飯。來栖曉看看那盤咖哩蛋包飯,再看看眼前略帶鍋巴的鍋底飯與隨意淋上去的咖哩醬汁,不禁暗嘆女兒和房客的差別待遇。
  察覺到來栖曉視線的佐倉惣治郎輕咳一聲,「有幫你準備就該感激我了。趕快吃完來幫忙收拾,從剛才起就看到你盯著手機看。」
  「哦哦,曉的秘密訊息!背著我偷偷跟哪個女生交往呢?」佐倉雙葉湊近來栖曉手上的手機,卻被佐倉惣治郎以擅自看人訊息不禮貌的理由擋下來,她不滿地鼓起雙頰。被她用這種表情盯著,佐倉惣治郎立刻敗下陣來,他無奈地丟下一句「好歹問過人家意見」,轉身走到廚房繼續準備晚點開店用的食材。
  來栖曉無所謂地把手機遞給佐倉雙葉,她像是得到禮物般興奮地點開匿名訊息。
  「這是、挑戰書嗎!」佐倉雙葉語氣誇張地說,不具名的幾封訊息似乎勾起了她的強烈興趣,「哼哼,竟然敢挑戰人稱怪盜團超級電腦的Navi。這種辦家家酒的小孩子遊戲,只要稍微調查一下發訊人的號碼,再用GPS定位,很快就可以找出到底是誰了,交給我吧,Joker!」
  明明沒人那樣叫過。來栖曉在心裡吐槽,他拿回手機,委婉地拒絕佐倉雙葉的幫忙,「沒關係,先讓我自己試試看吧,需要幫忙時會找妳的。」
  「好吧,那收拾的工作交給我好了。作為回報,你回來的時候要買甜點給我吃唷!」佐倉雙葉的表情有些失望,仍擺擺手催促來栖曉出門,不然等等佐倉惣治郎整理完東西,絕對會叫他留在店裡,忙完才准出門。

  ※

  逃出盧布朗後,來栖曉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遊蕩。整個東京適合約會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,例如他自己很喜歡的明治神宮、情侶首選的池袋星空博物館,或是到井之頭公園坐船,享受著船上無人可打擾的兩人時光。就算知道是和怪盜團的成員有關的線索,一時也無法確定是哪個地點,因為來栖曉雖然只待了短短一年,他們一起去過的地方並不算少,依然無法縮減可能的範圍。
  沉浸在思考當中,來栖曉不自覺地來到市谷的釣魚場,這是他在那一年內養成的習慣,每當有疑問或是煩惱的時候,他就會到市谷來邊釣魚邊靜下心思考。雖然現在的情況好像不太適合悠哉地釣魚,畢竟發訊者仍在某處等著他。不過,既然人都到了,而且暫時無法得出遊戲的解答,進去釣個魚倒也無妨,正好可以等待含有下一條線索的訊息。
  非尖峰時段的釣魚場僅有零星幾個人,來栖曉立刻發現熟悉的身影。

  「川上老師,好久不見。」來栖曉走上前,看見對方腳邊的桶子裡放著好幾條魚,顯然已經待了好一陣子。
  「是你啊。」川上貞代抬起頭,慵懶地說,臉上留有撐著臉的紅色印子,「好久不見,回來東京啦?」
  「嗯,回盧布朗邊打工邊學習。」來栖曉含糊地說,他並沒有特意告訴所有人他回到東京的事情,只打算哪天在路上意外碰到面,再上前打個招呼,就像現在一樣。雖然他不認為寄訊息來的人是川上貞代,為了保險起見,他還是開口詢問,「老師剛剛有傳訊息給我嗎?」
  「沒有,我沒事傳訊息給你幹嘛?」川上貞代一付嫌麻煩的語氣,「話先說在前,就算只有一年,你也算是我的學生。我對師生戀可沒興趣,外派女僕時的那些都只是工作內容的一部份,別搞錯了。」
  來栖曉聳聳肩,坐到川上貞代背面的位置上。兩人安靜地垂釣著,魚鰭拍打濺起的水花聲此起彼落,填滿沉默的空間。
  突然,來栖曉想起什麼似的開口:「老師,你知道學生喜歡去哪邊約會嗎?」
  「怎麼會來問我這種問題?」川上貞代疑惑地轉過頭,臉上掛著不可置信的表情,「年輕人越多的地方我越不想靠近。不過學生的話,應該會優先選擇免費或便宜的地方?奢侈一點會去電影院吧。」
  「電影院嗎……」說起來,以前當友人有想看的電影時,總是會邀來栖曉一起去。依現有的線索,電影院確實符合「與怪盜團有關」及「約會場所」的條件。前提是傳訊息的人真的是怪盜團的成員。
  總比呆坐在釣魚場好。於是來栖曉收拾好釣具,把沒用完的魚餌送給川上貞代,搭上前往澀谷的地鐵。

  ※

  嗶嗶。
  剛走到站前廣場,手機又收到第四封訊息,「竟然還沒找到?真讓我失望」,和前一封一樣,開頭便是充滿挑釁意味的話語,空了幾行後,才不甘願地留下最後一條線索,「線索三:充滿回憶的場所」。
  如此籠統的線索,找不出答案到底是出題者的問題,還是答題者的問題呢?來栖曉無奈地想。新增的線索可有可無,完全沒有達到縮小範圍的效果。
  要他來說,站前廣場也是個充滿回憶的場所,他們一度迷失自我的地方、他們被整個世界聲援的地方,以及,他們弒神的地方。曾經高昂的抗爭之心化作回憶,深入體內、直至骨髓,成為生命中不可或缺也無法割捨的一部分。
  來栖曉四處張望,流動快速的人潮中沒有發現任何熟悉的身影。逼近正午的初夏陽光曬得他的手臂熱辣辣地發著燙,從收到第一封訊息開始已經過數個小時,對方若一直在缺少遮蔽處的站前廣場等待,可不會只有曬傷那麼簡單。
  有另外一個更適合的地方。來栖曉轉往帝急大廈,通往銀坐線的連絡通道人潮較少,且經過的人鮮少在此駐足,交通方便且不易被注意的優勢,成為怪盜團據點的首選。邊看著落地窗外的人潮邊討論作戰會議,是他們短短怪盜生涯令人懷念的一部分。
  然而,他沒有看見認識的人,來往的人們匆匆走過,站在窗邊的來栖曉顯得格格不入。他靠著欄杆,思考其他的可能性。生存遊戲專賣店縱然充滿了回憶,卻不是個適合約會的地方。以前常去的家庭餐廳或大爆炸漢堡?但嚴格來說,也不算約會的好地方吧。以消去法一一刪除不符合條件的地方後,就只剩下川上貞代說的電影院了。
  抱持著如果對方有意找他,最後總會去盧布朗找人的心情,來栖曉決定繞去電影院看看。儘管他隱約認為不是電影院。

  然後,偶然地──又或者是宿命性地。
  在走回站前廣場的路上,來栖曉無意間地瞥向一旁的麵包店,忙碌的人們隨手買了麵包便快速離去,唯有一個穿著連帽上衣、站在牆邊低頭啃著麵包的身影吸引他的注意。雖然對方比來栖曉印象中纖瘦許多,但他不會錯認那個人。

  來栖曉走到對方旁邊,和他肩並肩站在一起,語調輕鬆地說:「可真是出乎意料的答案。」
  實際上,不如表面上所展現的,他的心跳激昂地躍動著。之所以沒有考慮過這個可能性,是因為即使來栖曉察覺到了寄件者的身分,他也會刻意地迴避,不敢去期待不該期待的景象。
  「沒有比我更符合第一條線索的人了,對吧?」明智吾郎抬起頭。帶著笑意的雙眼,是來栖曉熟識的模樣。
  「可是路邊的麵包店?這是你喜歡的約會地點?」壓抑著心中的情緒,來栖曉挑著眉,似乎對難以猜出答案的籠統線索抱有不滿。
  「你們怪盜團不是都在那邊聚會嗎?」明智吾郎指著來栖曉方才過來的方向。
  「嗯。我們怪盜團。」來栖曉複述一遍對方的話語,還刻意加重了語氣。
  明智吾郎立刻聽出複述這句話的用意,他愉快地笑著,「偵探與怪盜,我認為是更適合我們兩個的詮釋方式。」
  「今天的立場似乎反了過來。」
  「不對。」明智吾郎糾正,「是名偵探故意學怪盜的手法引他入圈套,充滿娛樂性的華麗演出。」
  「隨你說。」來栖曉不置可否地輕嘆,「那請偵探先生解釋一下。你加入怪盜團的時候,我們早已把據點轉移到盧布朗,我不記得在這邊和你有過什麼回憶。」
  「冷血的怪盜先生,竟然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。」明智吾郎瞇起雙眼,「那天,好不容易從忙碌的錄影行程裡擠出空檔,想過來買限定的麵包當作給自己的慰勞,卻被你買走了最後一個麵包,那可是我一輩子屈辱啊。」
  你也記仇太久。雖想吐槽,不過對明智吾郎來說,或許不只是被買走麵包那麼簡單,畢竟他是個從不願服輸的人。來栖曉最後只拋出一句:「……不太好的回憶呢。」
  「與你相關的,盡是些不好的回憶。」明智吾郎垂下頭,表情突然變得沉重,「就算有,對我來說也只像是虛假的一場戲。這樣說是不是讓你感到失望?」
  「不會。」來栖曉看著對方,眼神十分篤定,「從現在開始創造快樂的回憶就好了。」
  明智吾郎再次抬起頭,看見來栖曉極其認真的神情,掃去了過去的隔閡與陰影。他發自內心地笑開來,「比如說,從一杯咖啡開始?」
  「或者。比如說。」來栖曉湊向前。


  「從一個吻開始。」

  ※

  發想的概念是,明智等到想殺人,主人公卻還在那邊悠哉地釣魚,多麼美好的畫面。(破壞氣氛Lv.Max)
  上一篇互相理解卻無法信任彼此的關係,被友人吐槽他們該如何在一起。於是這篇試著讓他們有些更親暱的互動,雖然也只有最後一點點點的片段而已,但我相信在塵埃落盡之後,他們一定能攤開自我、面對彼此,然後好好地在一起吧。
  友人也說了我似乎還脫離不了一周目,不過比起脫離不了,應該說其實我並沒有什麼一周目二周目的概念(到現在都還沒開始打二周目)。自己更喜歡生存if的設定,就算是一條漫長的贖罪之路也罷,好想看見屬於他們的未來啊……
  p.s. 都寫到這份上了,後面不接個R18劇情還真對不起他們(說說不用錢)


« [P5]【主明】A Pleasant Way to Die  | HOME |  [P5]【主明】偶遇 »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 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http://mostyliu.blog.fc2.com/tb.php/68-e714aebb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 | HOME | 

自我介紹

Mosty

Author:Mosty
Shhhhhh......

最新引用

搜尋欄

加為部落格好友